顶点免费发qq红包的群号 > 无双庶子 > 第四百二十六章 老先生想死否?

第四百二十六章 老先生想死否?

?热门推荐:
????现场一片狼藉。

????一些被烧的焦黑的木头,散落的乱七八糟,有些木头的部分还泛着殷红色,没有完全烧干净,不时迸出一点火星,散发出腾腾热浪。

????李信双手揣在袖子里,缓缓走在平南侯府的院子里。

????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楼塌了。

????李信虽然没有见到平南侯府起高楼,但是这会儿却实实在在的看到它楼塌了。

????不过平南侯府拢共有两座,塌了这座侯府,蜀郡锦城里还有一座平南将军府!

????相比于平南侯府来说,那座将军府可要结实的太多了!

????秋风吹来,火星四溅。

????一身青衣的种衡,面色凝重,正在人群之中指挥人彻底搜查平南侯府,此时这位种家大少也是一脸疲惫,显然从昨天晚上平南侯府起火之后,他也没能合眼。

????李信迈步走了上去。

????“种少。”

????他拱了拱手。

????种衡这会儿已经有些心力憔悴,反应也有点迟钝,闻言愣了一会儿,才抬头看向李信,随即苦笑着对李信拱手。

????“李侯爷,你可算来了,陛下明明让你帮着下官找人,怎么大半天找不到你的影子?”

????李信咳嗽了一声,脸不红气不喘。

????“昨晚上一夜没有合眼,撑不住了,就找了个地方睡了会,种少这边有什么进展没有?”

????种衡连连摇头。

????“只在地窖里发现了郑规等荥阳郑氏的家人,还找到了一些平南侯府下人的尸首,后院里倒是发现了两具疑似平南侯李慎还有其夫人的尸体,但是很明显不是他们。”

????李信皱眉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????种衡犹豫了一下,最终咬牙道:“这两具尸体,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,很明显是先死之后再被火烧的。”

????李信点了点头。

????“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仇杀,有人先杀了平南侯府夫妇,再放火烧屋,毁灭证据?”

????种衡摇头道:“就算是被害,也应该有争斗的痕迹。”

????“如果是中了毒呢?”

????种衡抬头看向李信,脸色微变,他低声道:“李侯爷这是什么意思,是要帮着平南侯脱身不成?”

????李信压低了声音:“种少误会了,我这是帮着你脱身啊。”

????种大少眉头紧锁。

????“什么意思?”

????李信声音平静:“这个时候,不要把话说绝,如果种少确实找不到李慎,那么谢两具尸体,就会是种少脱身的本钱,也是一个台阶,不然种少你下不了台,种家也下不了台,陛下就是想给种家面子,也无从给起。”

????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,如果种衡找不到李慎,天子必然勃然大怒,但是天子再生气,也不可能因为这件事跟种家翻脸,毕竟之后对付南疆还要依仗种家,所以双方都需要一个台阶。

????能找到李慎自然最好,找不到李慎,这两具尸体就是双方的台阶。

????这就是朝堂上未思进,先思退的道理。

????李信甚至怀疑,这个台阶,是李慎故意留下来的。

????种衡低着头,思索了很久。

????最后他缓缓吐出了一口气,对着李信低头道:“受教了。”

????他感慨道:“从前与侯爷不熟,以为侯爷能够少年得意,多少有些运气的成分在,如今看来,侯爷在朝堂上的造诣,胜过下官不知凡几,下官拜服了。”

????李信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,然后指了指自己腰间的佩剑青雉。

????“我与种帅有些善缘在,种帅的配剑还在我腰里挂着,种少不必客气。”

????种衡盯着李信腰里的青雉剑,叹了口气。

????“这口剑,下官与家祖讨要了很久,家祖一直不肯给我,但是他老人家却轻而易举的送给了李侯爷,下官这段时间一直想不通,如今总算是想通了。”

????李信摇了摇头。

????“没有种少想的这么复杂,当时种帅是想用这口剑跟我换东西。”

????李信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思退之后,不能忘了思进,台阶要有,但是能不走就不走,种少还是要继续去寻李慎,找到了李慎,千牛卫就算是立功了。”

????种衡低头道:“下官遵命!”

????李信脸色一变,侧开了身子。

????“种少莫要害我,这件事你是主事,我只是给你参谋几句,找到找不到都是你的事情,我可不是你的上官!”

????种衡心里暗暗叫苦。

????这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年轻人,怎么跟个老狐狸一样,滑不溜手!

????他叹了口气。

????“那下官这就是忙去了。”

????李信叫住了他。

????“郑家的那几个人在哪里?”

????种衡犹豫了一下,开口道:“在附近的一家客栈里歇息,我让手下人领侯爷过去。”

????李信点头道:“好。”

????不一会儿,一个一身青衣的千牛卫,就到了李信面前,恭恭敬敬的对李信低头行礼。

????“侯爷,请跟卑职来。”

????李信点了点头,转头看向种衡,笑着挥了挥手。

????“种少辛苦,如果实在撑不住,记着去歇一歇,不要累坏了身子。”

????种衡脸色一黑。

????他两天一夜没有睡觉,这会儿的确有些坚持不住了。

????大概一柱香之后,这个千牛卫领着李信到了一家客栈,这是整个永乐坊里唯一一家私人的客栈,其他的都是朝廷招待使节和地方大员的会馆。

????这个客栈能开在永乐坊,自然也是最豪华的客栈,据说是某个皇子的手笔,当然,现在全部都是太康天子的财产了。

????客栈一共三层,此时里里外外最少有几十个千牛卫在把手,而种家一家老小,都被关在三楼。

????李信负手走了上去,在三楼的一个厅房里,见到了荥阳郑氏的家主郑规。

????这个有些“仙风道骨”的老头,这会儿卖相很是不好看,平日里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,这会儿散乱成了一堆,脸上也沾了不少黑灰,显得十分狼狈。

????李信笑呵呵的搬了把椅子,坐到了这个老头对面。

????“老先生,咱们又见面了。”

????郑规被烟呛到了,剧烈咳嗽了几声之后,抬头看了一眼李信,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。

????“原来是靖安侯,侯爷来看老夫这个糟老头子,不知道……”

????李信脸上的笑意收敛。

????“老先生,本侯只问你一次,李慎在哪里?”

????郑规神色不变,缓缓说道:“老夫怎么知道,平南侯府里突然就走水了,老夫与家人们狼狈逃进地窖里,火势一小就被抓到了这里来,如何知道外面的情形?”

????李信咧嘴一笑:“老先生,平南侯府这等大火,下人仆从死了几十个,偏偏你们郑家人一个不少的全部躲进了地窖里,你不觉得太巧了吗?”

????郑规又咳嗽了几声。

????“当时老夫正在教训后辈,所以都聚在一处,有什么问题?”

????靖安侯爷脸上露出冷笑。

????“好得很,那荥阳郑氏来京探亲的二十七人,统统死在了这场大火里,老先生以为有没有问题?”